长大后,我无家可归了

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我收拾好行装,便前往火车站了。

15:12的火车,大概14点的时候我便进站了。毕竟这是父母第一次来广州,我想着多陪陪他们。人群中,手机响了很多次,到了候车区后,手机又响了。这是一个露天的候车区,据说是春运期间临时增加的,人山人海,我寻找了许久。在这里,农名工的百态一览无余。莫名的情感交织着,我看见了父母期待的眼神。

久别重逢,来不及举杯,便要一同经历这18个小时的硬座。母亲累了,很快就在车上睡着了。也许是想守护着我们吧,父亲自始至终都没有睡着过。火车到站后没有在武汉停留,便立刻乘上了回镇里的大巴。中途在高速服务区的时候,母亲有点晕车,只有我和父亲下车了。我在热狗店前停留了几秒钟,觉得有些贵便没有买,父亲给我买了玉米,吃完后回到了大巴上,母亲说,喜欢吃热狗就买呀。

在冬天,广州和武汉完全是两个世界。即使穿上了最厚实的衣服,还是挡不住咄咄逼人的寒气。回家的路上,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这雨貌似是和寒风约好的,在这归心似箭的日子,好好考验一番这些个归人。

2年了,故乡似乎变化不大。这天没有直接回家里,而是在奶奶家过夜。好好睡了一觉,第二天我和父亲回到了老家。很幸运的是,很快就通电了。不幸的是,供水系统露天管道已经风化了,通水后多处爆裂。屋子里布满了尘埃,我的房间里也满是蜘蛛网。原来时间真的可以带走一切,比如在人生的逆旅中歇斯底里的呐喊。

如此景象,自然不宜居。收拾一番之后,回到了奶奶家。

按剧本把年过了一遍之后,才发现,年味是真的一年不如一年了。年迈一点的亲人都相继去世,留下了孤独的另一半。于是,老爷爷拿起了锅铲,老奶奶挑起了扁担。春节过后,把儿女子孙一一送走,最后一个人黯然流泪。

临走前的那一天,地上结了冰。不仅车没法走,人也寸步难行。于是,我们从奶奶家走去镇上的车站。奶奶想送送我们,只是路上太滑,而奶奶年纪又大了,我们一家人实在不忍心,坚决不让奶奶送。目送中,奶奶一直擦着眼泪,是啊,我们走了之后,又是漫长的孤独。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天,奶奶一直偷偷跟在后面,直到我们上了车。

来不及依依惜别,我们便踏上了返程之路。

小的时候,放学了可以回家,有自己的书房,有自己的跟班,有爸妈做的饭菜,有疼爱自己的爷爷奶奶,有原野,有花海,渴望长大,渴望自由。如今,长大了,只剩孤独。原以为长大了就会挣脱樊笼,放手高飞,后来才明白,人虽然生而自由,却无时无刻不在枷锁之中,我们自以为是一切的主人,却比这一切更为奴隶。

那个称之为家的地方,也许只存在于童年吧。长大后,我便无家可归了。

添加好友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