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神的光环,只要你的平凡。

 散文 2019.04.07 4 min read

不管昨晚经历了怎样的泣不成声,

早晨起来,这座城市依旧车水马龙。

在卡茸的呼唤声中,他从睡梦中醒来。

若不是错落有致的家具和摆件,恐怕他早已厌倦了眼前的这一切。

8点08分,洗漱完毕,看了一眼墙上的那句“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后便出了门。

这一天,他不是去公司,而是去了学校,那所充满了离合悲欢的大学。

故地重游,海棠依旧。

睹物思人,峥嵘岁月稠。

他避开了最热闹的铭德道,来到了敬业亭。

长亭外,古道边,总会太多的相见和再见。

相视而笑,莫逆于心。

亭子里的学生们,将他拽入回忆的深渊。

他明白,这里已经不属于他了。

海棠季回校,一是放松,二是放纵。

毕业生的身份,一度将他囚禁在樊笼之中。

君子不争,却被冠以不过如此。

君子不器,却与初心背道而驰。

他们这一代,背负的太多。

不想了不想了,走吧。

一墙之隔,两个世界。

他走出校门,被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拦下,年龄相仿,便开门见山。

他明白成年人的世界里从来都没有容易二字,每次遇到这种商品房推销时,都会笑以婉拒。

去地铁站的路上,遇到一只流浪猫。

他停下脚步,逗留片刻。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11点11分了,他拿出冰箱里的蔬菜和水果。

卡茸又开始叫了,他做好了饭,就开始喂猫。

卡茸白白净净的,时而静如处子,时而动若脱兔。

这倒是给平淡的生活增添了几分乐趣。

毕竟,是两条生命,两个灵魂在一起。

再收拾一下房间吧,INS风格的装饰,有一种简约与文艺同在的温暖。

窗外熙熙攘攘,不过身处高层,远处的喧嚣反而能够成为催眠的良药。

午后,他捧起了最爱的《花田半亩》。

与其说是文字打动了他,不如说是在书中遇到了一个相似的灵魂。

卡茸跳到了他的书桌上,调皮地抖了抖。

会意后,合上书本。

跟卡茸打趣了起来。

夕阳余晖,肆意地洒在照片墙上,

他早已习惯了这种擅闯。

多少次挥汗如雨,

多少次告诫自己。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他看见外面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有的人醉生梦死,

有的人还在为明天的生计犯愁,

同一个世界,不同的剧情。

作为一名在法学教育下熏陶了四年的他,

心中满怀正义。

每每看到世界的两极,

他都会义愤填膺。

只是,谁不曾歇斯底里地寄人篱下。

夜已三更,牛奶温热,

他思考起了人生。

或许自己早已一无所有,

或许自己终究一事无成,

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

他心中有值得等待、值得追寻的东西。

他关了灯,成了一个追梦人。

远处的钟声将他从睡梦中唤醒,

朴素的生活,遥远的梦想。

这是24岁的他。

天青色,等烟雨。

他等风,也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