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

仅仅是一张照片而已

碎碎念

自从高中过后,时间好像就不属于我了,它仿佛一匹脱缰的野马,肆意地在我的世界狂奔。去年的今天,来不及一一告别,便离校南下,转眼,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已经生活了一年。

不要神的光环,只要你的平凡。

不管昨晚经历了怎样的泣不成声,

早晨起来,这座城市依旧车水马龙。

流露你的真表情

学医的时候,老师出过一道题目:人和动物,在解剖上的最大区别是什么?

学生们争先恐后发言,都想由自己说出那个正确的答案。这看起来并不是个很难的问题。

长大后,我无家可归了

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我收拾好行装,便前往火车站了。

你无法做一个人人都喜欢的橘子

我喜欢吃橘子,而我父亲,再好的橘子也不吃。有时候我们劝他,诸如橘子富含维生素C啊,这个品种的橘子特别好吃啊等等时,他就强调说:“再好的橘子我也不喜欢吃,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橘子的味道。”

笑忘书

终于,这个世界安静了下来,2018年,不再是朋友圈的谈资,我想我也该静下心来好好写一篇年终总结了,我们总奢求能够笑着忘记过往,就暂且以笑忘书作题吧。

他的国庆节

他听妈妈说,奶奶国庆节那天在弟弟家的电脑前守了一天,等候他们的视频聊天,结果没等到,说六号再去一趟,实在太想他们一家人了。老人,最怕的就是孤独,哦不,我们都是如此,只是我们可以假装很合群。

不朽的失眠

他落榜了!一千二百年前。榜纸那么大那么长,然而,就是没有他的名字。啊!竟单单容不下他的名字“张继”那两个字。

教堂与坟墓

住在维琴尼亚州的美国朋友,是一位电力工程师,有一天他告诉我一个故事。